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深沉的黑暗降临古堡,剥夺了众人的视野,张元清惊愕的发现,夜游神能洞穿黑暗的天赋,在此刻失去了作用,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黑夜”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黑夜,是一种强制性的封印,封印所有的技能,包括被动。

他本能的背靠墙壁,摆出防御姿势,同时打开物品栏……才想起物品栏和属性界面被限制了,无法开启。

“那就只能拼人品了,死的不是,死的不是我……”他在心里碎碎念着,就差说上帝保佑,佛祖保佑。

不是张元清怕死,而是他觉得只有自己活着,才能确保破案,其他人他都信不过。

黑暗中没有动静,时间悄然流逝,两三分钟后,夜幕退去,光线涌入,视野从漆黑变成青冥,再然后便是天明。

“谁死了?”张元清迅速环顾四周。

孙淼淼、赵城隍、翟菜、天下归火……队友的脸庞一个个的映入他的眼帘,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地板。

红鸡哥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浑身僵硬,死在了夜里。

死的是红鸡哥?不幸中的万幸……张元清心里的大石落下,非但不悲伤,反而松了口气。

这时,翟菜等人也发现红鸡哥倒在了夜里,纷纷露出“还好还好”的庆幸表情。

牺牲的是红鸡哥,约等于无人死亡,零损失。

翟菜快步靠拢,蹲下来检查一番,发现红鸡哥身上没有伤口,表情安详,一副死而无憾的模样。

“还好,死者不影响大局!”单传骑士先松口气,然后脸色凝重起来:“我觉得杀死古堡主人的凶手不是女巫,因为女巫的杀人手法是强制性死亡,古堡主人身上则有两处致命伤。”

“未必!”天下归火率先反对:“雅兰斯是在昏迷或死后被吞吃内脏的,如果她事先死于女巫的报复,是不是就合理。”

两人对视一眼,翟菜皱起眉头,望向了张元清:“你怎么看。”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调查方向有两个,一,女巫是凶手,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她的真名。二,凶手在我们之间,女巫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增加了破案的难度,但不是凶手。”

张元清逻辑清晰,指了指敞开的门,道:“董法师的门,只有这个角色才能打开,也就是说,红鸡哥的房间,我们已经永远打不开了,属于他的那部分线索已经永远失去。 ”

“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讨论凶手是谁,而是把手头的积分用掉,尽可能的为团队获取线索。”

说完,他推开董法师的房门:“先看看里面有什么线索。”

队员们随着他进入房间,屋内的桌椅、床铺透着中世纪独有的简陋,一番翻找后,他们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的木盒;一封雅兰斯写给董法师的信;一份绘着繁复咒文的羊皮纸。

信的内容和张元清的角色信息一致,是一封求助信。

张元清盯着羊皮纸,眉头缓缓皱起:“似乎是一种炼制灵仆的灵纂阵法,和传统的灵纂不一样,应该是古代修行者根据灵篆创造的阵图……我好像明白为什么董法师觊觎兰斯家族封印的那个女巫了,女巫的灵感很高,有事极阴体质,是天生的极品灵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