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吸血鬼?天下归火是吸血鬼?

张元清的愤怒一下子卡壳,他没去质疑赵城隍给出的信息是否真,因为对方的角色是狼人,是吸血鬼的天敌。

狼人的角色的技能似乎和嗅觉有关,从陶罐气味中分辨出了大卫吸血鬼身份的。

“大卫是吸血鬼。”张元清立刻想到了那张记载兰斯家族历史力羊皮纸,“兰斯家族是女巫家族,而女巫是极阴体质,血液必然是富含灵性的材料,同样是黑夜中的精灵,所以,大卫的潜伏在兰斯家族,也是冲着地底的女巫来的?”

赵城隍恍然,振奋道:“房间里一切线索都是有用的,大卫规觎着古堡底下的女巫。他潜伏在古堡中,秘密破坏封印,所以雅兰斯才会在夜里听见猫叫,因为女巫在渐渐复苏。”

事情脉络渐渐清晰起来。

张元清看他一眼“但大似乎卫不是凶手!”

赵城隍仿佛被烧了桶冷水,欲言又止,张元清脸庞泛着白光,那张奸臣脸愈发阴沉:“雅兰斯确实是被毒杀,董法师的嫌疑减弱了,可凶手不是大卫的话?就一定是董法师。”

可是把董法师作为对凶手逆推案件很多细节无法解释,董法师和大卫是不同的两个角色,大卫的毒不可能落在董法师手里,如果像他刚才说的那样,董法师偷过了大卫的毒,那只能说古堡迷案在耍他们,根本不是正儿八经的推理破案。

董法师能偷毒,那其他角色,也能偷,可能性根本没办法推理。

这种“副本”不会这么儿戏,毒药在大卫的房间里找到,那毒杀雅兰的斯的行为,就一定和大卫有关。

其实,确定雅兰斯是死于毒药,那么董法师的嫌疑可以排除,但扶乩的结果指向性,很明显,不是大卫话,就一定是董法师,除非什人有其他的含义。

可目前搜集的信息里,没有支撑他推理的“D”线索,以上应该是名字不会错。

种种情况让张元清的推理陷入死胡同。

几抵秒后, 他望向赵城隆一副勾起嘴角:“距离黑夜隆临还有三分钟,去趟董法师房间,如果是他偷了陶罐,房间里应该会残留线索,赵城隍眼睛微亮,连忙离开大卫的房间。

两人穿过走廊时,赵城隍忽然停下脚步嗅了嗅鼻子道,“有股怪味。”

他循着那股气味,看向了廊道上那个人形轮廓,那是的孙淼淼死后留下的大致轮廊,二人停下脚步,回头看来。

“淼淼身上有股蜡烛味道,”赵城隍说了一句,收回目光,道:“时间不多了,去你房间吧。”

二人来到董法师的房间,赵城隍沿着墙壁缓行动抽动鼻子,很认真的把整个房间嗅了一遍,摇头道:“没有毒药味道。”

古堡的墙壁是厚厚的花岗岩,门窗都是紧闭,如果董法师偷过毒药,以狼人嗅觉,是能闻出来。

张元清点点头

“现在可以确定,不相干的角色之间没有交集,大卫的毒药不会出现在董法师的房间里,六个角色里,董法师和雅兰斯是一条剧情线,丹尼尔和伦恩是一条剧情线,伦恩和大卫是一条剧情线,大卫和森迪.兰斯一条线。”

“毒药在大卫房间里,如果大卫不是凶手,那最可能是凶手是和他有交集的角色,伦恩可以排除,那最有嫌疑几人?”

赵城隍陡然睁大眼睛“淼淼?不,森迪.兰斯?她为什么要杀自己的母亲?”

“那封情书就是理由,她喜欢上了吸血鬼的大卫,但母亲雅.兰斯想在把她头嫁给当地贵族。”

张元清冷笑一声:“于是恶向胆边生把母亲给毒杀了,真是个阴险的计谋。”

他其实不想冷笑,但白脸自带嘲讽和阴阳怪气。

“但她没必要毒杀母亲啊,和大卫远走高飞不是更好?”赵城隍摇头说道。

如果是大卫怂恿呢?别忘了大卫的身份以极他潜伏在古堡的原因。

张元清道:“我甚至怀疑解开女疑封印的方法,也是大卫从森迪兰斯哪里骗来的,哄骗女儿毒杀母亲,图谋她家的封印,不错的计谋,真我喜欢!”

赵城隍沉默了几秒后脸色严肃用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