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小时候的事忘的差不多了,不太记得灵仆的等级,但既然太爷那么重视地下室,守护灵仆等级不会低,大概率是主宰阶段。

赵城隍想到这里只拿起手机,给元始天尊发了信息,“我需要暂时克制主宰级灵仆物品。”

元始天尊秒回信息:“只是克制的话,我画几张破煞符给你,十分钟后,上到帮派仓库领取”

十分钟后,赵城隍打开帮派仓库,找到了破煞符,拿到符篆的他立刻起身走向西边屋子,那是太爷堆放杂物废弃材料的屋子。

推开尘封许久的木门,一股淡淡的霉味飘入鼻腔,杂物室里堆放着十几年前的老物件以及练制阴尸灵仆合后遗留的丧失了天性的材料。

他甚至看到了自己儿时玩的木剑玩具枪,以及从孙淼淼那里抢来的滑板车,这些系西都盖上了一层薄薄破灰,如同被岁月封印。

赵成隍跨入屋子在杂乱的室内跨步、跳跃,留下一双双脚印。

很快他来到屋子角落,撬开铁皮隔板,看见一个方形的入口,是陡影峭的水泥台阶。

赵城隍纵身跃入地窖口,飘飘落地来到一处很窄的甬道,勇道漆集无光,但在夜游神的眼里历历分明。

甬道的四壁糊着水泥,水泥斑驳,露出一层层槐树根茎。

他迈步前行,很快走完十几米的涌道,停在一扇简陋木门口,依稀记得儿时也有这么一扇水门。

那时候就已经年久失修,现在更是朽烂不堪,但赵城隍知道,木门只是好装饰品,守护地下室的是灵仆。

他刚靠近木门,就有浓郁森的阴气从门缝中溢出,朽烂木门上凸显出一张腐烂诤狞白瞳鬼眼。

“禁止入内!”声音回荡在赵城煌耳畔,冰冷缥缈带着死死的压抑和恶意。

赵城隍取出一张符纸,啪的贴在门上明净澄澈的金光亮起,照彻的黑暗阴冷的地下空的间门口的鬼脸愤怒的咆哮一声,在金光中溃散饰影宿口地下室。

赵城隍手指夹起新符纸,犹豫几秒咬了咬牙,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木门。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赵苌老冷厉声:“你在做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赵城隍后背发寒,有种大难临头的慌张感,但很快就压下了情绪波动。

转的过头来回望着头发花白神色厉的太爷回复道“没什么,就是下来看看。”

赵苌老目光冷冷的盯着他“我以前告诉过你,不要进入地下室。”

赵城皇清晰的从太爷目光中看到了一末阴怒,他冷汗悄然散出,连忙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