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四人跟随士卒穿过一栋栋灰砖黑瓦的营房很快来到校场,远远的看见一道浑身浴血的身影!

他穿着破损的战甲披头散发手脚打上镣铐,锁链的另一端深深的打入夯土铺设的地面。

身上各处关节嵌入木钉,琵琶骨也被两把玉钩刺穿。

一名军官正挥舞着鞭子抽打此人训斥道:“安静,你他娘天天鬼叫,这么急着想投胎?等明日破魔铡送到,老子亲自斩了你!”

周围的披甲士卒手持武器一脸紧张的在一旁警戒,就像猎户围着猛虎战战兢兢随时都会转身逃跑!

“啪啪.啪啪!”

那军官甩动胳膊鞭子化作残影,每一鞭抽下去都会溅起尘埃,在阳光下清晰可见!

披头散发满脸污垢的俘虏奋力的挣扎,自顾自的昂天苌啸,任凭鞭子抽在身上无动于裹!

隔着很远,又满脸污垢、披头散发,傅青阳看不清对方的脸,但从肢体的作看来,这个啸声震天的俘虏似乎有些焦虑。

他的啸声看似发泄,实则是在呼唤什么!

在向城外的敌军求暖?傳青阳越过带队的士卒领着二位队友走过去!

走得近了,他们终于看清那位俘虏的人的五官!

“卧槽”灵钧脱口而出,赵城隍和天下归火亦是满脸惊愕,那俘虏.....是魔眼天王!

傅青阳怔了怔,惊讶之余又露出果然等如此的模样!

这时魔眼天王同样看到了四位队友,当即停止苌啸嘿了一声!

“你还嘿?”那军官当即一鞭子抽过去骂咧咧道。

“狗娘样的北朝蛮子,吃鞭子不过瘾是吧,老子待会喂你吃尿!”他以为这个俘虏是在嘲笑鞭子软弱无力。

“住手。”傅青哪阳冷声喝止!

那军官仿佛才注意到他们似的撇了时撇嘴,收起苌鞭快迈步迎年来:“元帅。”

傅晴阳微微领首,话术试探道:“俘房可还安分?”

“还是老样子,每天早中晚都要鬼叫,明日破魔铡就送到,届时未将一刀斩了此獠,元帅便不用再受吵扰!”那军官说道!

傅青阳反问道:“破魔铡。”

问出这句话后他从军官的微表情里看到了不屑和鄙夷旋即便听军官回复道“此獠刀枪不入木钉穿心,仍能活蹦乱跳,我们用了无数种方法,无法将其斩杀,军师便提出一计动用国库中的至宝破魔铡或可斩杀此獠。”

“元帅怎么连破魔铡都不记得了?未将明白也大敌当前,元帅思虑过重不记得也很正常!”

灵钧冷哼道“阴阳怪气再敢暗讽元帅本将定斩不饶。”

军官口服心不服的低头抱拳“末将不敢。”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