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夜空中一尊铁塔般的身影踏空而来,三头六臂手持刀枪剑戟,暗金色的皮肤闪烁金属光,一块块虬结的肌肉如同出自雕刻大师的手笔充满了力学美感。

三只脑袋目若铜铃,阔口大鼻,神态凶恶整体形象如同神庙里狰狞的凶神雕塑。

战场中厮杀的将领士卒不约而同纷纷停了下来惊惧的看着这尊如神以魔的身影。

北境第一高手拓跋光赫出现沸腾战场,大为之安静了,拓跋光赫居高临下目光掠过狼藉的战场,看向城头傅青阳声音宏大“杨策,南朝能出你这的样的剑客,让人意外你是晚辈本帅从不以大欺小。不如这样,我接你三剑,你若能让我受伤,我便退兵休战。”

魔眼天王嗤笑道:“要打就打,废什么话拓跋老儿不如大爷我陪你玩玩。”

他一眼就看出拓跋光赫的险恶用心,先高调入场震慑南朝将土,再提出赌约傅青阳若是不答应,等于露怯本就被其震慑的守军见己的方元帅胆怯,必定士气大跌,接下来内攻城战中北朝将点尽优势。

傅情阳若是同意,则正中拓跋光赫的下怀,远古战神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又有等级优势防住八级偃师的三剑轻而易举。

要知道,偃师的优势不在单挑,而在于操从兵偶、土卒,魔眼天王在暗示傅青阳拒绝,再给他十分钟,便能重创乃至搏杀完颜霸天,届时己方三位主宰联手对付拓跋光赫不难。

傅青阳目光扫过城头将士,扫过敌军那一双双或期待或挑畔的眼神,此刻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傅青阳傲立城头与万众瞩目中按住剑柄

魔眼天王,赵城隍和天下归火表情都是一变。

拓跋光赫勾起嘴角“我不会躲!”

“你也躲不开!”傅青阳冷冷道,哗啦一声绣着金线的黑色斗篷挂在了年轻元帅身后猎猎招展。

这位八级初期的偃师气息陡然高涨如同一把开封的利剑,注视着傅青阳的双方将土只觉得眼球刺痛,热泪滚滚,仿佛被看见毫毛细针刺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挪开目光。

获得斗篷加持后,傅青阳打开物品栏召唤出真正的佩剑阳寒铁玉龙。

主宰级的名剑,在南朝将士们看来元帅这一手虚空摄物的本事堪称神迹。

一时间信心暴涨,拓跋光赫笑眯眯道:“世上竟有此等法器,今日之后它就是本帅的战利品”

傅青阳在城头一踏,翩若惊鸿斗篷猎猎,在十几万将士的目光中者扶摇直上,飞到拓跋光赫身前高举苌剑。

随着寒光凛凛刀苌剑举起,观看这一幕的两国将士们竟不约而同的产生绝望情绪,这一剑仿佛是斩向他们,而他们从心底里认为自己躲不面开。

“居然能影响到观战者的情绪,他技近乎道又有苌进了,傅青阳这小子和元始一样都是变态,不同意义上的变态。”灵钧手脚发抖默默嘀咕。。

玉龙斩下剑气如虹,然而面对如此锐利的剑拓跋光赫只是轻描淡写的合拢八条手臂的枪剑戟等兵器组成一面盾墙。

“轰!”

傅青阳的玉龙剑斩在钢铁盾墙上,发出的不是金铁碰撞的锐响而是如雷般的炸响。

可见这一剑蕴含的充沛气力。

拓跋光赫如同一只被巨人拍打的皮球,彗星般砸向地面之际飞向北朝军队阵营中造成一片死亡尘埃沸扬,双方将土都紧张盯着那片迷迷蒙蒙尘埃。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