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禁军匆匆退去,过了两三分钟一名身穿红色官袍的中年人迈过门槛,大步而来。

此人年约五十,蓄着漂亮的苌须,脸庞清瘦不苞言笑,一双眼睛深邃严肃仿佛藏着海一样的城府和威严。

邓文翰,字经纶,邓太后的弟弟赵舜的亲舅舅,宫居一品任宏图殿大学士执掌中枢,是南朝最大的权臣。

这位威严内敛的中年权臣扫了眼殿内翩翩起舞的舞姬眉头微皱,冷冷道“退下!”

声音不大却让殿内的舞姬们如惊弓之鸟,低头腰退到两侧,吓的连呼吸都屏住了。

张元清保持着慵懒的坐姿高声道“郑相来啦?来人给郑相摆案上酒。”

邓文翰沉着脸,冷冷道:“陛下,您刚刚遇刺龙图以身殉职,龙图为了保您周全尸骨未寒,你却在殿中载歌载舞,饮酒作乐,岂不让臣子寒心?”

张元清端起酒杯痛饮不悦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家忠于皇室,忠于南朝,郑龙图为朕而死死得其所。”

他一副朕是天子,为我而死是理所应当的的姿态一旁的红鸡哥和姜精卫代入郑文翰位思考相了一下便感觉拳头硬了。

郑文翰目光一厉深知赵舜的品性,他深吸一口气收敛眼中的厉色,语气依旧低沉:“宫中有刺客潜伏谋害陛下,是龙图失职,他因此殉职倒也天经地义。如今刺客尚未抓到,陛下不能麻痹大意。”

“昨晚龙图带你藏入偏殿后的情况,详细与我道来。”

他语气偏向命令谈不上半分恭敬,张元清坐姿依旧散漫实则悄然绷紧心弦,做出不耐烦的表情道:“郑相好生无趣,打扰了朕的雅兴。”

“昨晚郑统领带联躲入偏殿,没多久屋顶就漏下雨水变成一个黑衣刺客,郑统领为保护联,主动拦截刺客岂料那刺客强大无比只是一招就将郑统领吸成人干。”

“朕便冲出偏殿求援,一回头只见郑统领尸首。”

郑文翰眯起眼子“我听禁军说您和龙图进入偏殿,足有半刻钟,而刺客杀死龙图只是一招,刺客出现之前龙图都与陛下说了什么?”

啧,有点图穷匕现了。

这波演不好,晚上刺客就大规模袭击了,张元清早料到会有此一站在郑文翰的视角,刺客杀死儿子郑龙图是顷刻之间,但郑龙图和皇帝在偏殿呆了足足一刻钟,这段时间里本就欲行不轨的郑龙图,有的是时间发难,说不定早就暴露了郑家的野心。

张元情念头快速转动,表面依旧懒散:“朕的三位美人都要行刺与朕,朕非常愤怒入在偏殿中训斥郑统领。郑统领便问了一些刺客的情报。”

三位美人里,只有婉美人是郑家安排眼线,另外两位不是,郑龙图询问刺客细节是很合 理的。

郑文翰露出沉吟之色,透过情绪反馈,张元清知道老谋深算的权臣并没有信,果然听他问道:“陛下可知三位剌客是什么来头?”

张元清做回忆状皱起眉头,“楚美人是第一个行刺的,她说什么要为了死去的将士复仇,王歌姬说要为了天下百姓除掉我这个昏君,郑相你来告诉朕,朕是昏君吗?”

为死去将士复仇,郑文翰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孔微微收缩他沉吟几秒,没有回答张元清的话,又问道“婉美人有说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