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郡王府从谢灵熙那里要来易容面具”的孙淼淼抬起那张平庸的男士脸庞看着郡王府亮大院墙。

她收回目光左右看眼确定没有关注自己后孙淼淼取出伴生灵月戴在额头进入夜游。

她纵身跃过院墙在夜游庇护下掩盖一切气息和动静,她瞒过郡王府的特卫和客卿的很快潜入后院。

郡府很大,院隔院墙连墙,侍卫家丁婢女来往不断,期间夹杂著身穿华美花裙的妇人小姐。

孙淼淼来到后院恰好看见一个二八年华的女子带几名牌女从花园旁廊道走来,身姿娉婷,婀娜多瓷。

见周遭无人孙淼淼施展魅术迷惑了二人,主仆三面色如常的迈动步伐,但已经不再前行而是原地踏步。

她们本人则没意识到这点,魅术中常见的鬼打墙。

孙淼淼当即取出帮派仓库里的催眠怀表,啪嗒打开对准那名二八年华的女子沉声问道“你父亲在哪里?”

这里是庭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经过,她问的开门见山,直入主题,不浪费一点时间。

二八年华女子目光空洞本能答道“我父亲已经入土为安多晚年。”

孙淼淼愣了下,随即意识到自己想错了,改问道“你和那王赵楷是什么关系?”

二八年华的女子木然回答“我是他的妾室。”

你年纪比他女儿都小,孙淼淼心里嘀咕倒也没太惊讶,毕竟这里是古代,一枝梨花压海棠是权贵人物的标准操作。

“郡王赵楷在哪里?”她问道。

”郡王在前厅听歌喝酒赏舞。”

赵氏子孙一个个的都只知道纵情声色了?,南朝不亡才有鬼,孙淼淼道“喝完酒赏完舞他会做做什么?”

二八年华的女子说道“歌舞结束后郡王会回屋休憩半个时,再往后可能会外出赴宴,可能在家宴客并不固定。”

孙淼淼顿时知道该怎么见到那位郡王了在问出郡王尔卧室位置后她解除催眠魅术,夜游隐身。

主仆三人从原地踏步恢复前行从头到尾她们都没有察觉出异常。

目送人离开隐身状态的孙淼淼朝著内院继续前行避开守卫仆人抵达了郡王的卧室,直接施展星遁术潜入房间。

房间奢华宽敞摆满字画古董书桌上的笔墨纸砚不少就连镇纸都是文物级的堪称奢靡。

孙淼淼现出身形躲在内室的屏风后耐心等待约莫四十分钟房门外传来脚步声,咯吱房门推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