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这小子还真被冥婚队伍给抢了?之前的冥婚队伍是夏侯傲天心里阴影的映射,特地来接他的?”

张元清站在壁画前,啧啧称奇。

最可怕最牢固的幻境,永远是根据目标内心深处恐惧事物进行编织。

浓眉大眼的夏侯傲天,竟然对冥婚有心理阴影?

不,不一定是冥婚,而是不幸福的婚姻,或者是鬼一样可怕妻子。

或者是父母的婚姻不幸福让他从小产生了心理阴影响。

内心深处浮想联翩之际,壁画发生了变化响,两名纸人上前摁住新郎的脑袋,强迫他拜堂成亲。

又有一名纸人上前,按在新娘肩膀使其躬身跪拜。

新娘盖头下的脑袋滚落,“咕噜噜”滚到新郎面前,那颗脑袋腐烂严重,即便涂抹白粉,也掩盖不了溃烂皮肉。

新娘的双眼是疹人的白瞳,直勾勾的盯着新郎,眼眶流下两行黑色血泪。

内壁画里新郎吓的开始翻白眼了,身子筛糠般的抖动。。

不好,他要吓出问题来了!张元清见状,连忙提笔,在壁画里绘出一道道闪电。

充满毁灭气息银白闪电降临把堂内的怨灵邪祟蒸发干净的只剩惊魂未定的新郎,他惶恐的左顾右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大堂的门敞开,一群身穿血色喜服的纸人,扶着新娘走了进来。

新娘穿着绣鞋,的脚不着地,是飘着的拜堂成亲重新开始。

“强行破坏救不出夏候傲天地,最多在危机关头,替他化解一下恐惧。”张元清摸起下巴,皱眉思考。

任由幻境发展下去,夏候傲天要么经被自己内心的恐惧活活吓死,要幻境么死于鬼新娘之手。

就是这样,虽然是假的,但同样致命,利用目标内心的恐惧编织幻境,无声无息把人杀死在幻境中,是幻术师最喜欢做的事。

这种时候,指望夏侯傲天自己克服阴影,战胜恐惧是不可能的。

内心恐惧之物,这么容易克服的话,就不会变成阴影了。

张元清心里一动,借助上一幅壁画的经验,用毛笔勾勒出一个画风简约的火柴人。

火柴人(新郎)融入壁画糖,变成身穿喜服的新郎。

既然无法打断,那就让虚幻新郎代替夏侯傲天完成喜事。

然而,新郎刚一出现,堂内纸人清身躯不动,脖子僵硬的扭动九十度呆滞又阴森面孔,齐刷刷的看向假新郎。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