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接下来一段时间,陆叶都在那山谷之中,帮天修罗族解决血脉咒毒。

米矢离去了,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见踪影,只有阿奇朵一直跟在陆叶身边辅佐。

被安排过来的天修罗族族人有老有少,但无一例外,都是有修为在身,有不俗修行资质的。

解决一个天修罗族族人的血脉咒毒需要花费大概三个时辰,陆叶马不停蹄地施为下,每天可以解决三四人左右。

眨眼便是一月之后。

陆叶端坐在木屋前的椅子上,面前镜面中倒影着一场大战。

战斗的双方,一为两个月瑶修士,另一方则是一具造型极为绚丽的人形偃甲。

那两个月瑶正是阿卜罗与古笙。

在陆叶来修罗场之前,他们两人无疑就代表了月瑶战力的巅峰,如今联手之下,战斗的烈度超乎想象。

镜面倒影之中,阿卜罗已经施展出蛮兽九变种的第五变了,凭借强大的肉身顶住了那偃甲的狂攻,古笙则游掠在旁,一道道精妙而威能巨大的术法施展出来。

两人也是没办法了,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在尝试联系陆叶,结果始终没有回应,而眼看着在这个场景中停留的时限将至,两人只能硬着头皮尝试一番。

这一战打了大概有小半天时间,最终的结果是那人心偃甲被打爆,阿卜罗与古笙双双重伤!

从结果上来看,两人当初要拉陆叶入伙的决定无疑是极为明智的,因为如果陆叶在此的话,那么合三人之力,就能更轻松地拿下这具偃甲,而不是如眼下这般情况。

纵然狼狈万分,两人还是只稍稍休整了片刻,便撑着重伤之身进入了那偃甲守护之地。

片刻后,古笙失望的声音从镜面中传来:“怎么会这样?”

那里虽然有一件价值不错的宝物,但根本与修罗场无关。

陆叶收回了目光,一脸同情,若不是阿奇朵这次将他接引过来的话,他如今恐怕也要失望。

“对了。”陆叶忽然想起一事,望着阿奇朵问道:“能不能帮我看一看,一个叫马斌的人?”

他忽然想起自己在悬赏殿中看到了一条悬赏信息,当时不知道那个马斌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位,也没办法联系人家如今有阿奇朵,或许可以帮忙看看。

“马斌?”阿奇朵愣了一下旋即闭眸凝神,少顷,睁眼道:“师兄,有更具体点的信息吗?我这边查探整个修罗场中叫马斌的有上千个。”

“人族,日照修为,男性。”陆叶提供了几个信息。

阿奇朵歉然道:“日照的话,我无法查探,我虽然也有一些修罗场赋与的权能,但只能查探日照之下修士所在的场景情况。”

原来是这样……

“既如此,那就算了。”陆叶徐徐起身,“走吧,去你们海川楼看看。”

长时间一直帮天修罗族族人解决血脉咒毒也是一件极为枯燥的事,而且陆叶与米矢的约定,只一千五百人的名额,所以就算偶尔偷个懒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不用两年时间就能解决这边的问题。

此前阿奇朵提到过海川楼,陆叶对此还是有些兴趣的,据阿奇朵所说,那可是天修罗族最强盛时留下的东西,类似小人族那边的息渊阁,储存了大量星空中的各种情报。

只不过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许多记录都遗失或者失效了。

阿奇朵自无不允,当即领路而去。

少顷,海川楼内,陆叶看着那随意安置在一个个木架上的古朴玉简,只觉天修罗族也太不珍稀祖上留下来的遗产了。

这里基本看不到天修罗族族人的身影,许多木架上都有厚厚的灰尘。

但仔细一想也不奇怪,天修罗族这边受血脉咒毒的困扰,在这个地方隐居了不知多少万年,这样的地方对他们确实没什么吸引力,只有少数一些族人会因为兴趣使然,来这里逛逛看看。

“其实海川楼经历过好几次修缮的,每次修缮的时候,内部存放的玉简也都誊抄过一遍,只是这地方很少有人来,所以渐渐地就无人问津了。”阿奇朵说话间,露出惋惜的神色。

她自己倒是偶尔会来这里看看,也曾想过将这些玉简中的信息全部誊抄一遍的念头,但光靠她一个人想做到这种事太难了,而且许多玉简中的信息都有缺失,已经没有誊抄的价值了。

陆叶点点头,随意拿起一枚玉简,神念沉浸其中查探。

发现确实如阿奇朵所说,这玉简中记录的信息断断续续,极不完整,只从那残存的信息来看,这玉简好像记录了一门属于天修罗族的特殊秘术。

不过这秘术好像只适用于下四境,也就是神海之下的程度,陆叶随意看了一阵就放下。

又拿起第二块……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