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陆叶很早之前就知道血族的诞生与血祖有直接的关系,方寸山的破碎也与血祖有关,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些记录会出现在天修罗族的海川楼中。

而且从这份不完整的记录来看,血祖居然来自门外!

门……到底是什么?

记录中显示门那边战事激烈,抽调不出人手那边为什么会战事激烈?

还有,玉简中提到这一方星空有救了。

难不成还有别的星空?

道子呢?

血祖巅峰时候有多强陆叶不清楚,但绝对比日照要强,这个道子是什么样的层次,为什么小人族的道子能够驾御方寸山与血祖大战,拼了个同归于尽?

世上最难受的事情莫过于此,若是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罢了,眼下知道了一些东西,可更多的东西扑朔迷离……

陆叶恨不得穿梭时空,找到这玉简的主人,问问他到底都记录了什么。

又对天修罗族恨铁不成钢,老祖宗留下来这么重要的记录,居然也不知妥善保管!

纵然无奈,也只能接受,期待从其他的玉简中查探到更多的消息。

时间流逝,转眼间,陆叶在天修罗族这边待了有大半年时间,这大半年来,经他之手解决血脉咒毒的天修罗族族人有六七百人之多。

而他也在海川楼中翻阅了大量玉简。

有过之前两次的经历,他对那种记录古老年代事情的玉简极感兴趣,可惜这么长时间下来,居然再没找到了。

即便有阿奇朵帮忙一起查探,也没能发现什么。

时不时地,他的修罗令会有讯息传来,最初的时候,阿卜罗与古笙还在尝试联系他,可惜一直没能得到回讯,两人便不再做无用功了。

他们也不知陆叶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只隐隐猜测他怕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否则之前三人明明联袂进入那特殊的场景,结果偏偏陆叶不见了踪影。

两人当时在那个场景中找了许久,都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除了阿卜罗与古笙,就只有玉妖娆联系他了。

这偌大修罗场,陆叶认识的人没几个,归漪,南莲与核桃师徒与他不算太熟悉,自然不会无事来滋扰。

唯有玉妖娆,好几次想要登门拜访,结果都被陆叶给拒绝了,最近这段时间她也消停了,也不知是不是在历练之中。

时间一晃,又是数月过去,陆叶的日子过的波澜不惊,这么长时间下来,他再没有在海川楼里找到类似之前那两枚玉简记载的东西,最初的热情和期待也慢慢消磨了。

此时此刻,一处历练场景的界域中,两道身影正在逃窜,两人皆为女子,一个身形娇小,另一个身材高挑。

那高挑者身段极为出众,虽然形容狼狈,可依然不掩妩媚容颜,赫然便是玉妖娆。

她身边的娇小女子则是此次历练结识的同伴,一个唤作丸子的女子,这显然不是真名,不过在修罗场中历练,许多人会隐藏自己的出身来历,叫什么名字的都有。

两人皆为星宿后期,原本此次历练的任务其实不算困难,纵然有些危险,在两女精诚的合作联手下,也一点点地被化解了。

直到最后一个关键处,出了意外。

这个场景中,除了玉妖娆与丸子之外,还有另外一批修士在历练,而彼此的身份赫然是对立方,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这几个修士师出同门,最擅联手结阵,而且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运作的,手下掌握了一个极为不俗的势力。

如此碰撞之下,两女一下子吃了大亏,她们这段时间耗费精力收服的手下被屠戮一空,连带着两人也暴露了行踪,被一路追杀。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隐蔽之地,两女躲了起来,收敛心神与气息。

黑暗中,两女依偎在一起,身心冰凉。

“要死了啊玉师姐。”丸子忽然悄悄传音。

玉妖娆宽慰道:“不要怕,我们先躲一阵,等他们走了再出去。”

“没用的,你虽布置了阵法,但应是瞒不过那些人。”丸子摇头,忽然又有些异想天开:“你说,我要是自己出去投降,他们会不会杀我?”

“不要冒险!”玉妖娆连忙阻拦,“他们不是什么好人真要被抓住,咱们的遭遇可能比死还要难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