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玉妖娆亲眼见过陆叶在月瑶斗战场上的英姿,连那大名鼎鼎的阿卜罗和古笙皆都不是对手,轻松拿下月瑶榜首之位,如此人物,古往今来又有几人?

些许交情还是神海境的时候结下的,如今两人一个只是星宿,一个已是月瑶,修为地位的巨大差距,确实不足以维持当年的浅薄交情。

这一次若非逼不得已,玉妖娆也不会动用修罗召唤令麻烦陆叶。

她实在没有别的合适的人选了。

虽说她可以选择自己的同门长辈召唤,她与归漪那边的情况一样,出身的星系都紧挨着修罗域,靠山吃山,自然有不少长辈在修罗场中历练,但召唤令的种种限制,让她只能选择月瑶层面的长辈,而那几个长辈……她并不觉得在被压制修为的前提下,能对付这么多敌人。

就算那几位真的应了她的召唤过来,也只是送死!

惟有陆叶,当年神海境的时候他就所向披靡,如今月瑶境同样无敌于世,既如此,那星宿时期的他必然也是战力无双。

可以说,在决定动用修罗召唤令的时候,她脑海中浮现的唯一一张面孔,就是陆叶的脸庞,再无其他。

但她不知道陆叶会不会来,或者说愿不愿意过来,因为这次追杀过来的敌人数量确实有些多。

陆叶如果不愿,那也是情理之中……

真如此,那她唯有殊死一搏了,丸子的做法她效仿不来,每个人心中都有坚持的理念,那是哪怕付出性命也需要维护的。

她这边以极快的语速将情况讲述完毕,却没有得到陆叶的任何回应。

心中已经明了,没有怨怼,没有悲伤,早在当年,她就应该死在太初境中,多活了这么些年,其实是赚了的。

四周忽然灵力暴动,不知多少攻击朝藏身之地覆盖而来,她先前随意布置的阵法顷刻间覆灭,哪怕她及时催动了灵宝护持周身,在这一瞬间也被狂乱的攻势打的晕头转向,顿时只觉整个人像是风浪中的独木小舟,颠沛流离。

狼狈落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气息顿时萎靡。

勉力起身抬头只见四周围聚了一道又一道身影,足足近百人的样子。

这些修士绝大多数都是影子,其中只有三个是来历练的修士,也是与她和丸子敌对的一方,剩下的影子都是这三人收服的某个势力所属。

纵然修为参差不齐,可人数摆在这里,又岂是她与丸子能够抗衡。

玉妖娆的目光冷冽,不过在看向一个方位的时候,那份冷冽骤然化作惊愕:“玉红师姐你怎么……”

那个方位上,静静地站着一个身穿红衣,身段窈窕的女子,此刻正冷冰冰地注视着她。

四目对视,玉妖娆脑海中诸多念头翻涌,忽然想到了很多事。

比如这次历练,原本虽有波折,可总体来说还算顺风顺水,唯独到了最后阶段,忽然出了变故,她这边的种种部署和安排,敌人好像早有洞察,结果让她这边的势力损失惨重,被埋伏之下,只有她与丸子得以逃亡。

比如玉红师姐最近一段时间频繁地联系自己,询问她历练的情况,并叮嘱她多加小心。

玉妖娆的目光变得沉痛。

“为什么?”她缓缓站起身,捂着胸口,相比较身上的伤势,心口处的疼痛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玉红瞧着她,冷冷道:“当年你就不应该活着回来,你知道你那太初境的名额是怎么得到的吗?”

玉妖娆不解地望着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你……”

玉红忽然癫狂地笑了起来:“没错,是我举荐的你!”太初境的名额确实珍稀无比,百年才有一次,但对一般人来说,这可不是能让人趋之若鹜的好事,反而唯恐避之不及,因为太初境中的神海之争,死伤太大了,除了那些强大界域出身的修士,大多数神海进去都只陪衬,运气好可以提前退场,运气不好那就只能死在里面。

玉妖娆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在宗门的时候,玉红师姐是对自己最好的那个,可她从来不知,自己竟一直没看清这位师姐的真面目。

“为什么呢?”玉红也望着她,忽然歇斯底里:“你说为什么?师尊也就罢了,自你从太初境中归来,便一直偏爱你,可玉弓他也……”

玉妖娆道:“我已经拒绝过师兄了!你们二人的情谊我知道,我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你拒绝有什么用?”玉红冷笑:“只有你死了,他才会彻底死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