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在轻风港,熹微的“阳光”从海面上弥漫过来,笼罩着“夜幕”下的整座城邦,光中携带的信息无声流淌在整片海域,然而能够读懂这信息的,只有一个人偶。

说真的,连邓肯都觉得这有点匪夷所思了。

那么在这个人偶眼中的世界……究竟还有多少与常人认知不一样的地方?她眼中的天空是蓝色的吗?她眼中的树叶是绿色的吗?她眼中的人类有着怎样的轮廓,大海又泛着怎样的波涛?

而即便她描述了自己看到的东西——她所说的色彩、声音和形状又真是普通人所认知的那样吗?

这似乎是一个永远会循环矛盾,永远无法解开的谜团。

爱丽丝转过头来,很漂亮的大眼睛中倒映着瓦斯灯的辉光,她有些疑惑又有些担心地看着邓肯,过了很长时间才小声开口:“船长,我看到的那些东西真的有用,对吧?”

纷纷乱乱的思绪渐渐收敛起来,邓肯没有让那些乱七八糟的联想继续下去,他突然有些认可爱丽丝曾经说过的一些话——某些恼人而且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干脆就不要去思考。

所以他微笑起来,表情渐渐有些放松:“当然有用——那除了这些信息,你还看到什么了?我指的是在太阳熄灭之后,你还‘看’到了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

爱丽丝很快理解了邓肯的意思,她微微皱起眉头,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又扭头看着四周,过了一会才不太确定地开口:“非要说的话,就是一直感觉有嗡嗡的声音……”

邓肯皱了皱眉:“嗡嗡?”

“嗯,嗡嗡,很轻的声响,而且也说不清是不是真的‘声音’,我就是觉得有这么个动静,在脑子里响个不停,但不仔细关注的话就会被忽略掉,”爱丽丝比比划划地解释着,又指了指窗外,“在看到那些‘阳光’的时候声音还会更强一点……”

邓肯轻轻点头,片刻之后又问道:“上次太阳熄灭的时候你听到过这种嗡嗡声吗?看到过那些关于‘观察者效应稳定锚’的‘信息’吗?”

“没有,”爱丽丝扶着脑袋摇了摇头,“都是这次到了轻风港才‘看’到和听到的……”

听着人偶的讲述,邓肯不禁陷入思考——

按照露克蕾西娅的说法,就在刚才,轻风港的另一套观测设备还收到了从熄灭的太阳传来的微弱信号,其特征和“发光几何体”释放出的信号完全一致,也就是说,在熄灭期间异象001的本体其实也一直在“广播”着“观察者效应稳定锚故障”的播报,然而爱丽丝却表示她在上次太阳熄灭期间并未“看”到这些内容,而是到了轻风港之后才从这里的“阳光”中读出报障信息……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上次太阳熄灭时的故障还没这么严重,因此异象001的本体并没有进行报障?如果是这种解释,那情况将比所有人预料的都要严重,因为这意味着整个系统已经发生了更进一步的恶化——在如此短时间内的迅速恶化。

客厅中陷入了安静,露克蕾西娅和莫里斯等人聚集在周围,他们听着邓肯和爱丽丝之间的交流,又有些担心地看着邓肯脸上的表情变化,过了一会,还是妮娜忍不住开口:“邓肯叔叔,您知道那个‘观察者效应稳定锚’是什么意思吗?”

邓肯张了张嘴,却突然间有点卡壳。

在这个世界,向人解释星球与宇宙的概念便已经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他又该怎么解释更加抽象的“观察者效应”?如何解释宏观与微观世界间那些匪夷所思的现象?

而且更重要的——自己所知道的那套观察者理论真的能放在这?

他表情微妙地抬起头,看着窗外的世界。

“我大概能猜到一些,但这与我认知中的‘观察者理论’偏差巨大,它应该发生在微观世界,而不是……”

他迟疑着停了下来。

异象001的另一个名字如果真的是“观察者效应稳定锚”,那么这是否就已经解释了这一古老异象“镇压污染”、“稳定秩序”的真正机制?

不知不觉间,他联想到了大湮灭的真相,联想到了世界万物底层的冲突以及基于认知污染而导致的、世界范围内的各种超凡异象——如果微观世界是每一个宇宙的“秩序基石”,那么当这些基石彼此碰撞湮灭,混合成为一锅无比混乱而庞杂的“信息浓汤”之后……观察者效应真的还会局限于微观世界吗?

在各个宇宙的数学规律被撕裂的那一瞬间,在万物的物质结构被彻底湮灭,全部还原为基础信息元的那一刹那,或许“微观”与“宏观”的概念早就已经荡然无存了!

在风暴一般突然汹涌的思绪中,邓肯不自觉地喃喃自语起来:“……万物底层信息污染和法则冲突的具体表现……其实就是宏观世界下的观察者效应失控?”

莫里斯与露克蕾西娅面面相觑,几秒钟后同时转过头:“……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