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随着苦涩之声浮现,许青脑海顿时掀起波澜,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在其心神升腾 。

这记忆碎片化,一点不连贯好以拼图。

因缺少很多,所以哪怕是在许青的心神浮出自也还是难以拼凑出太多完整的含义。

唯有一个认知,较为清晰的从这记忆的碎片中表露出来。

炎月玄天族,在无尽岁月前,神灵没有降制临,还是玄幽古皇的时期,其名....不是这个。

此族,曾经的名字是玄天大巫族!是玄幽古皇麾下,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也是人族最有力的支持之族。

与人族之间关系极为密切,更是全力支持玄幽古皇登基一统望古。

甚至在玄古皇时期此古皇与此族当年的祖巫为生死之交,他们两位在各自成就巅峰之前便是伙伴与挚友,相互之间多次解救对方生死。

那位祖巫实力惊人可谓是玄幽左膀右臂,为古皇一统望古,立下大功。

祖巫独子的名字,也是玄幽古皇所赐,这段认知,在记忆碎片里浮现出来,映入许青的感知内,让他内心一震,闭着的双眼蓦然睁记开,露出惊疑之意。

“炎月玄天族,玄天大巫族....”许青呼吸微微急促,他无论是在人族皇都内,还是在这炎月玄天族里都没有看到过这段历史的介绍。

而此刻去回忆,炎月玄天族与人族的记录,只能追溯到东胜人蛹纸皇时期的大败,至于前面的历史没有的。

似乎双方都不知不能觉的将玄幽古皇时期的历史抹去了。

可偏偏没有人想到也没有人去注意,更没有人去追溯,仿佛空白记忆是合理的。

这就无比诡异。

“认知,被影响!”许青脑海瞬间浮现出这五个字。

“能影响两个族群如此漫苌的岁月必定是神灵之力。”

许青沉默,脑海浮现出炎月玄天族,随后,他仔细的去整理这第一个头骨捞出后,映叭自身心中的那些记忆碎片,虽还是难以捉摸具体,但对于这九黎之禁,他有了额外的猜测。

“那句话所提的父巫大概率就是玄幽古皇和那位挚友,也就是此族当初的祖巫。”

“子黎就是说那位祖巫之子,名为黎.....”

“这个名字,也是玄幽古皇所赐,而这里是九黎之地。”

许青心时申翻腾。

“难道,九黎不是 凶兽,而是玄天大巫族的祖巫之子?”

“那么他的那句话愧对玄天大族…”许青低头望着身下淤泥,其目光似乎可以穿透千丈,望到下方的封印。

“那片骨灰形成的山路,是九黎尸骸所化吗。”许青沉默,对于这九黎之地,他少见的升起了好奇之意。

片刻后,他收回思绪,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紫色水晶,在这水晶内,清晰的浮现着一个头骨,在那里闪耀诡幽。

许青眯起眼,抬头看创了看头顶的青铜香炉中很快,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其右手抬起,猛地一挥,顿时就将青铜香炉散出的烟环散去。

烟环隔绝之力也随之消失,而弥漫在四周流逝的那些灰雾,瞬间扑来,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雾气在靠近许青后,虽对神灵之力及修为的镇压依旧恐怖,但对许青肉身以及灵魂的侵袭,竟有所减少!

只不过那种类似因果牵引之感,却更为强烈,使得许青与这里联系无比紧密,仿佛要成为一体不可分离。

许青感应了半晌,目中露出精芒,抬手一指青铜香炉烟环落下隔绝再次形成,其体内神灵与修为,也重新活跃。

“这片来自九黎的灰雾无比霸道排斥一切,使一切到来之修都在踏入这里后,无法离开。”

“但我融入了一个头骨后与这里的灰雾不再是完全的迥异,所以......被认为算是半个同源?”

“那么若我能将九个头骨都捞出与这里的灰雾彻底同源,灰雾对我来说,就不再是限制。”

“那样因果牵连也会到极致,灰雾也可能不让我走... .”

“可是,我若是带着灰雾走呢!”

许青喃喃,随后重新闭上双眼开始休整自身。

就这样,时间流逝,数日后,许青睁开双目,感知自己的日晷裂缝少了一些,又感知自身的井中捞月能再次展开。

于头是有没啊有任何迟疑,起身按照记忆里的位置,走到了第二个深埋头骨的淤泥之上中,在那里,他抬手掐诀褐色火苗再次出现,燃烧赤母色血肉,很快一滴滴的液体落下,淤泥消融,小孔出现。

有了一次成功的经历后,对许青来说,重复上一次成功相对容易很多,虽对日晷的消耗以及自身的影响依旧存在,可在千丈通道形成,且井中捞明展开之后,天地轰鸣他右手捞出的水中,赫然浮现出了第二个头骨。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