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

菜单

“兄臺好大地口氣!”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突然自一旁傳來。

葉觀轉頭看去,不遠處,那裏走來一名男子,男子身著一襲白衣,儀錶堂堂,氣宇軒昂,很是不俗。

在男子身後,還跟著一名黑衣老者,老者身材消瘦修長,臉色低沉如水,看起來有些陰冷。

見到男子,葉觀眼眸之中頓時亮起了一道光。

晚飯有了!

白衣少年笑道:“兄臺方才那句:神鬼見你,便要磕頭,此語確實霸氣,不過......”

葉觀哈哈一笑,“我就是跟小妹吹吹牛,開開玩笑,未曾想到讓兄臺聽去,讓兄臺見笑了。”

白衣少年看了一眼葉觀身旁的楊以安,微笑道:“原來如此。”

葉觀笑道:“兄臺此行也是去劍宗?”

白衣少年點頭,“正是。”

葉觀微笑道:“我也是,俗話說,相逢便是有緣,我們不如小飲兩杯?”

白衣少年怔住,顯然有些意外,但他沒有好意思拒絕,當下微微點頭,“好。”

葉觀臉上泛起了一抹笑容,“請。”

白衣少年道:“兄臺,請。”

三人進入了一間破舊的大殿內,大殿內灰暗,陰森森地,而這時,白衣少年突然掌心攤開,一枚石頭突然出現在他手中,而隨著這枚石頭的出現,整個大殿突然間被照耀的如同白晝。

月光石!

楊以安顯然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眼睛睜的大大的。

白衣少年將石頭放到一旁桌椅上,然後他拿出一張長長的毯子鋪在地上,接著,他看向葉觀與楊以安,微笑道:“請坐。”

葉觀帶著楊以安坐在毯子上,白衣少年也坐了起來,接著,他拿出了許多點心出來。

要真正做到辟穀,只有大帝這種級別的強者才能夠做到,因此,大帝以下的修煉者,還是要吃飯的,當然,可以好幾天吃一次。

見到那些精美的點心,葉觀與楊以安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

白衣少年又拿出了一壺酒與兩個酒杯,他給葉觀倒了一杯後,笑道:“不知兄臺怎麼稱呼?”

葉觀道:“葉楊!”

白衣少年有些詫異,“姓葉?”

葉觀笑道:“是,不過,跟青州與南州的那兩個葉家沒有什麼關係。”

白衣少年笑了笑,沒有說話。

葉觀道:“兄臺怎麼稱呼?”

白衣少年微笑道:“安木瑾。”

葉觀看了一眼那些點心,笑道:“安兄,實不相瞞,我兄妹二人身上是一點盤纏都沒有,吃的也沒有,方才故意與安兄套近乎,其實就是想蹭頓飯吃,不知安兄介不介意。”

聽到葉觀的話,那黑衣老者看了他一眼。

安木瑾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顯然,對於葉觀的坦白有些意外,他笑道:“一頓飯而已,小事,小事。”

葉觀抱了抱拳,“那便多謝了。”

說完,他拿起了一塊面餅然後遞給楊以安,“吃。”

楊以安實在是餓極了,她接過面餅就吃了起來。

葉觀也拿起一個柄開始吃起來,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不形象了,先吃飽再說。

安木瑾看著兩人,臉上始終帶著笑容。

葉觀突然道:“安兄可是來自青州安家?”

安木瑾點頭,“嗯。”

葉觀打量了一眼安木瑾,笑道:“據我所知,安家可都是習武為主,安兄你怎麼學劍了?”

安木瑾笑道:“我安家確實都是習武為主,不過,我從小比較喜歡修劍。”

葉觀笑道:“原來如此。

安木瑾打量了一眼葉觀,然後道:“葉兄,你也是一名劍修?”

葉觀點頭,“是的。”

安木瑾猶豫了下,然後道:“冒味一問,葉兄,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葉觀道:“肉身九重。”

安木瑾愕然,“肉身九重?”

葉觀點頭,“嗯。”

安木瑾看了一眼葉觀,“葉兄,你確定你要去加入劍宗?”

葉觀笑道:“是的。”

安木瑾苦笑,“葉兄,劍宗收人是有標準的,境界必須是人仙境,而劍道境界.....你知道劍道的境界劃分嗎??”

葉觀搖頭,“忘了。”

安木瑾介紹道:“劍道境界從低到高,分別是:劍者、劍修、劍尊、劍皇、劍聖、劍仙、大劍仙、劍帝、大劍帝、凡劍(入凡、破凡)、入神。而要加入劍宗,還有一個要求,那必須是一名真正的劍修,也就是領悟了劍意的劍修。”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